朝阳人在特多系列之一:与特多大夫“斗智”

背景: 7月8日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派出、北京朝阳医院组队的第三批援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医疗队从北京启程,执行为期6个月的援外医疗任务。医生们在特多的工作中会遇到哪些突发状态?我们将以系列故事的形式和大家聊聊朝阳人在特多的那些事儿。

前两周,我接到了一个紧急会诊的电话。电话是心内科大夫打来的,说有一个年轻女性,因为咳血和呼吸困难被紧急收到了心内重症监护病房(ICU),希望我去帮他们看一看。心内科是圣费总医院内科系统里唯一独立出来的科室,他们的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,有些“小骄傲”。

我急忙赶到病房,只见一位年轻的20岁女性,半卧在床,口唇青紫,满头大汗,戴着氧气面罩急促地呼吸着,表情是那样的痛苦。一群各种年资的当地大夫围在她的身边议论纷纷。我一看监护仪,指脉氧饱和度只有65%左右。病人说话已经很费力了,通过和她间断、简单地交谈,我得知她3年前曾有过肺栓塞的病史。体检发现病人的肺动脉瓣区第二心音亢进。种种迹象提示病人此次可能还是肺血管疾病。当地医生告诉我CT肺动脉造影(CTPA)已经做过了,除外了肺栓塞。我接过CT片子仔细查看。虽然段以上的肺血管中没看到明显的血栓迹象,但右心室增大,肺动脉主干增宽,右上肺动脉根本没有显影,右肺下叶基底段还可以看见楔形阴影。这种影像还是支持肺血管病的,很可能是在慢性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的基础上又合并了急性肺栓塞。

当我说出我的想法时,当地大夫睁大了眼睛连连摇头,说:“不会吧!我们特意请放射科的主任也看了片子,他们非常肯定没有肺栓塞。而且,从心脏超声看心脏功能也是正常的。”我心说,就你们心内科自己做的那个便携式超声我可见过,不敢恭维!我举着CT片子,一点一点给他们讲哪儿是右心室,哪儿是肺动脉,右上肺动脉和左边的对比,右下肺楔形影是多么特殊……随着我的讲解,当地大夫似乎慢慢接受了,频频点头。趁热打铁,我继续循循善诱:“你们不如让高年资的大夫再给病人复查一个心脏超声,特别注意一下右心情况。”

一会儿,电话就追了过来,当地大夫兴奋地跟我说:“Dr. Wang,病人的肺动脉压力是105mmHg, 真的可能像您说的那样是肺栓塞。”“那就赶紧给病人足量抗凝药物吧!”“啊……她咳血呢,抗凝不是会很危险,加重咳血吗?”嗨!还得继续training!!!“咳血很可能是由于右肺下叶的肺梗死引起的。目前出血量也不大。随着抗凝治疗起效,咳血情况会逐渐消失的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密切监测着病人咳血的情况。”“这……万一有事儿我们可以随时联系你吗?”当地医生犹犹豫豫地说。“当然,任何时候你们都是受欢迎的!”

过了2天,我在去别的病房会诊的路上碰上了病人的主管大夫。老远她就高兴地和我打起了招呼。还没等我问起病人的情况,她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病人情况已经平稳,也没有咳血了。我提醒她,这样年轻的女性,反复出现肺栓塞,一定要注意查找高危因素,例如自身免疫性疾病、血管炎、镰形细胞贫血等等。这个病人影像比较特殊,应该充分抗凝3个月后做肺动脉造影及测压明确有无慢性栓塞性肺动脉高压……这个大夫听得眼睛都亮了,告诉我:“这些我们医院查不了,但我一定尽力打听哪儿能做这些。这个病例太有趣了!”果不其然,她几乎每隔几天就给我发信息告诉我她打听来的信息。但是,“Trinidad Style”就是慢,至今某些高危因素的筛查还没有结果,肺动脉造影没几家医院能做。最后。我把我们医疗队心内科的刘宇医生“卖了出去”,约好等到病人足量抗凝治疗3个月时,我们给她做圣费总医院的第一例肺动脉造影,明确一下病人是否存在慢性栓塞性肺动脉高压。

如今,病房请我会诊的病人也越来越多,几乎沾点呼吸的边儿,医生们就让我过去看一看。这也“让我欢喜让我忧”啊,喜的是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忧的是每天有点忙不过来了。

今天,当我再次到心内病房会诊另一个病人时,我注意到那张床是空的。也许她外出检查或转诊了吧?我暗自琢磨。这是,一个漂亮的姑娘笑盈盈地走到我的面前,我定睛一看,居然是她,那个肺栓塞的女孩!姑娘高兴地告诉我,现在她感觉好极了,可以下床活动,她都想回家了。真为她高兴!

其实,个人感觉我们在这边工作的成就感不仅在于看了多少病人,做了多少手术,而更多的在于通过与当地医生“斗智”而“授之以渔”,教会他们新的技术或思路,帮助他们更好地维护特多民众的健康。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